查看: 47531|回复: 1

[本地杂谈] 情系莆田木兰溪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2-16 10: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莆田木兰溪究竟是溪?是江、是河?行走中生发的这一疑问、猜想,经常萦绕在脑海之中,竟然伴随着我们从入海口一直走到源头,成为了我们一路的探寻,甚至成为了我们人生旅途中意外的宝贵财富。  徒步木兰溪,我们以入海口为起点,溯源而行,从波涛滚滚的壮阔“感潮段”,一步一个脚印,一直走到千山万壑中的涓涓源头。
   

莆田木兰溪  木兰江  木兰河
  我们一行徒步木兰溪,一眨眼,十多个年头过去了。就像滔滔的江水,时光总走得那么迅疾,而木兰溪带给的愉悦、带给的温馨、带给的念想,仍时时伴随着我们,激励着我们,一刻也不曾从记忆中走开。
  木兰溪究竟是溪?是江、是河?行走中生发的这一疑问、猜想,经常萦绕在脑海之中,竟然伴随着我们从入海口一直走到源头,成为了我们一路的探寻,甚至成为了我们人生旅途中意外的宝贵财富。
  何为溪?也许多数人对“溪”的理解和认识,都来源于耳濡目染的直观认知。我们一行也不例外,从出生到长大,心里的、眼里的“溪”,最重要的莫过于木兰溪。至于到底什么是“溪”,从来就没有深究过。行走木兰溪时,认真了一回,翻了不少的书。意外的是,各种各样的字典辞海百科,都以差不多的意思这样界定“溪”:“溪流是相对上比河流窄,水流速度变化多端的自然淡水水流”。“一般来说,窄于五米的水流被称为溪流”。“通常溪流都是在河流的上游。”《说文》上更说“溪”:“山渎无所通者。”那么多权威的工具书,众口一词断言的“溪”,竟然就是这样的山里小河沟,满耳是一阵阵的“淙淙”和“潺潺”。这样的“溪”,与我们走进的木兰溪,实在是差之千里又千里。如此认真“学究”了一番,结果是让自己堕入了更深的云里雾里,让我们的行走,更是一路充满了困惑。
  徒步木兰溪,我们以入海口为起点,溯源而行,从波涛滚滚的壮阔“感潮段”,一步一个脚印,一直走到千山万壑中的涓涓源头。
  “感潮段”是水利专家们专用的术语,指受潮汐作用影响较明显的河段。只有奔流入海的江河才具备长长的感潮段。木兰溪就是直接奔流入海的。木兰溪的感潮段,可从入海口,一直追至宋代修建的水利枢纽工程“木兰陂”首,是木兰溪下游的主干流。这段干流,连着大海的脉搏,和着大海的节奏,每日涨涨落落,水势汹涌。这段干流,江面开阔,水道深深,曾经是莆田跨出本土,迈向大洋,连接五湖四海的主要通道。这段干流,曾经造就了“小上海”涵江的繁华和古邑荔城的雄浑,开拓了莆田的对外经济和贸易,孕育了农耕社会难得的“海洋文化”……一路走到木兰陂,这身畔的河段,分明是浩浩荡荡的“江流”,哪里有一点点淙淙潺潺的“溪”的样子!
  跨过木兰陂,沿着舒缓的河岸,可以顺顺当当地一直走到仙游的鲤城、龙华、大济、度尾,走到簇拥着干流的群山脚下。这一河段,是农耕时期莆仙大地的经济动脉、交通主干道。辉煌之时,河面上舟楫连着舟楫,船工的号子接地连天、此呼彼应。东来西去的货物,南来北往的客流,让母亲河每时每刻都是那么的熙熙攘攘、那么的活力无限。这一河段,像母亲肩上的一把长长扁担,东头挑着福建四大平原之一——著名的兴化平原,西头挑着肥沃富饶的仙游东西乡。至今,沿着河岸行走,仍然会时不时的遇上花岗岩垒砌的悠悠古渡口,时不时的要穿过与古渡口相伴的长长的古街中的河卵石古道。河的两岸,兴化厝屋脊跷跷,莆仙话舌头卷卷,莆仙戏古风古韵,过年糕“红团”红红……置身于这样的河段,一路是碧波荡漾的“江流”、绵长厚重的人文,哪里去寻找委委婉婉的“溪”的影子?
  继续前行,很快就跨进了戴云山脉绵延而来的重重峰岭山峦、层层深沟险壑。在这一带攀越,才真正有了“溪”的感觉。自古道:“一沟一壑一溪流”。这些沟沟壑壑孕育出的大大小小的溪流,或者千迥百转,或者劈峰斩岭,一条条义无反顾地竞相跃出山口,携手并入母亲河干流。其中,当数延寿溪、九仙溪、龙华溪、大济溪和木兰主干溪,流程最长,流量最大。当它们历尽艰辛,终于欢快地奔出大山,会聚于母亲河干流时,一个个都已从哇哇学语的稚嫩小童,成长为放歌高唱的帅气小伙和甜美少女,成长为一条条河宽几十米的大溪流。
  发源于钟山的延寿溪,营造了著名的九鲤瀑布,穿出九龙谷,聚成常太湖(东圳水库),成为了莆田市民用之不竭的大水缸。随后,跨过泗华陂,在荔城的延寿村,融入母亲河下游的北洋水系。
  从凤山的深沟密林中逶迤而出的九溪、仙水溪,一路穿山越谷,跌宕曲折,化作九仙溪,汇集了丰沛的水量,为多级水电站奉献心力后,在号称古典家具之都的榜头镇境内,汇入母亲河干流。
  诞生在仙游、南安、洛江、永春四县区交界处深山里的龙华溪,或飞流直泻、跌落深深的碧潭,或蜿蜒曲折、盘旋于座座茶山果园,携着一溪的绿意和茶香,穿绕过山脚下的村落,款款偎进木兰溪干流的怀抱。
  ……
  古人说,汇聚成木兰溪的是九十九座山的三百六十条溪涧的无穷无尽流水。
  母亲河的主干流,则在仙游县度尾镇的后埔村,突然抬升,跃过蒋隔水库,摇身变为美丽的溪流,继续沿着山谷,向崇山峻岭、戴云山脉的深处,一步一步地不懈攀登,直至在一处叫黄坑头的一座小山包上,终于停住了脚步,化作晶莹碧透的一注涓涓细流,成为了多少兴化儿女梦萦魂牵的母亲河木兰溪的源头。
  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我们一行,攀爬至临近黄坑头边缘的悬崖峭壁上时,一个个忘记了年龄,一个个返复了童真,都禁不住的欢欣雀跃。之后,我静静地坐在悬崖边的石头上,靠着树桩,端着相机,拂着山风,望着层层叠叠的重山,望着重山外轻轻浮动的云霭,思绪就像长出了翅膀,轻悠悠地飘过重山,飞上九霄,蔡襄“山气郁苍苍,江流去漫漫”的诗句,忽地闪进脑海。就像意念化作了一双巨眼,从空中俯看着大地,我们一路走来的木兰溪,仿佛幻化成一幅巨大无比的山水画卷,真真切切地铺展在眼前。
  这种意念中的“天上看木兰”,确实神妙。行走母亲河的一程一程、一段一段视觉场景,瞬间无缝隙地有机拼接成全景式的壮丽图像。“天上看木兰”,母亲河就像一条硕大无比的巨龙,龙尾盘在戴云余脉的万山丛中,龙头舞向万倾碧波的台湾海峡,巨龙的身躯一路盘出莆仙富饶的水乡渔米。“天上看木兰”,母亲河截然三迭:上迭“千岩将万壑”,“清泉石上流”;中迭“漫道江南风景好,水乡渔米亦如之”;下迭“春江潮水连海平”,“连山断处大江流”。“天上看木兰”,木兰溪清泉纤细婉约,木兰江碧波潋滟壮阔,木兰河波涛汹涌澎湃……
  “天上看木兰”,木兰溪——是溪!是江!是河!
  其实,现实生活中,有太多太多的权威论据和真切数字,更是冷静明白地告诉我们,木兰溪,是实实在在的当之无愧的江河,是一条名字叫做“木兰溪”的木兰江、木兰河。《中国国家地理》、《中国河流》、《福建水域治理志》上都说,木兰溪,是中国福建省的主要河流之一,是闽中的最大河流。长期来,福建的水利部门一般都以“五江一溪”并列概称福建的主要河流,这一“溪”,就是木兰溪。木兰溪自己的一系列数字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干流全长近一百六十八公里,流域面积二千多平方公里,木兰陂处年平均径流量近十亿立方米,洪水期最高流量每秒达三千七百立方米,下游南洋河网总长近二百公里、蓄水量一千七百万立方米,北洋河网总长约一百一十公里、蓄水量一千四百万立方米……世上能有这样的“溪”吗?倘若这就是“溪”,那岂不是所有有关“溪”的字词释义都要重新编写一番?是啊!不管是以流域算,还是以流量计;不管是承载的经济总量,还是托起的厚重人文;母亲河都无愧与其他江流并立于八闽大地。
  然而,实在难解的是,其他的水系,都堂而皇之的曰“江”,唯独我们的母亲河称之谓“溪”。
  仿佛时间停止了流动,我一动不动地坐在悬崖边的石头上,靠着树桩,任凭山风吹拂,痴痴的久久无法回过神来。心中的疑窦,化作一串一串的问号,随着纷飞的思绪,不断地飘向山外、飘向虚空。尽管有千百个理由,都足以说明白,母亲河是江、是河,何以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传给我们的,却一直就只是“木兰溪”?
  传说,木兰溪的名字与“开莆来学”的先贤郑露有关。说是郑露奉召入仕,乡亲们都在木兰山下的溪边(没有传说江边或河边)为他送行,并采来了他平生喜爱的木兰花瓣,纷纷扬扬地洒在船头、洒在水路上。大家感念郑氏三兄弟对莆田开化、开发的贡献,于是就把这条溪称之为“木兰溪”。传说着实美丽,言之凿凿,又事关郑氏三兄弟,自然宁信其有,而不信其无。但终究也只是说清了“溪”的名字的来历,没有道出何以称之为“溪”的来由。
  看来不管怎么说,之所以谓之“溪”,莆田古时的读书人是脱不了干系的。莆田自“开莆来学”始,唐宋元明清,直至近现代,“家贫子读书”,“十室九书堂”,教育之风鼎盛,书生意气炽烈。这样的传承,深深地融入了母亲河,一代一代地流淌在兴化儿女的血液里。特别是孔孟之道的积淀,更是厚重的化也化不开。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族群、每一个姓氏的祖训中,总离不开“温良恭俭让”、“齐家平天下”。忠厚、持家、艰苦、节俭、奋斗、谦和、进取、低调、忍让、和谐……几乎是历代莆田人修身养性和言行举止的座右铭。莆田最引以自豪的、也最容易自我陶醉的,就是“文献名邦”、“海边邹鲁”。祖先教我们的为人之道总是,“百言不如一默”,做了就做了,有了就有了,赢了就赢了,亏了就亏了……没有什么好张扬的。虽说本来就是“江”、就是“河”,但称之谓“溪”,有什么不可以的?不就是一个名字嘛!于是,一代一代总是“谦谦君子”的,“木兰溪”就上千年的这么一代一代的叫过来了。
  靠着老树桩,“天马行空”中,一团乱麻似乎有了一些头绪。是的,一路徒步过来的“木兰江”、“木兰河”,无疑的是地理的真实形象;千百年来、祖祖辈辈一直称呼的“木兰溪”,则是人文的概念。换句话说,地理的称谓,毋庸置疑的是“木兰江”、“木兰河”;人文的称呼,自然应是谦卑的“木兰溪”。或许,千百年来、祖祖辈辈孜孜不倦追求的正是这样一种江河的气度、溪流的谦恭!
  我们的先人们,大家从入海口到源头,一步一步跋涉体味出的这样的猜想对吗?
  我猛地站了起来,和大家一起,伫立在峭壁上,望着攀越过来的重重山峦,望着山外的云卷云舒,望着藏着源头的一座座不起眼的小山包,庄严肃穆之情油然升起。啊!真想张开双臂,面对远山、面对高天、面对流云,大声地呼喊:母亲河——木兰溪!真想让这样的喊声,久久地在天地之间回荡!
  是啊!上千年不都是这么叫的嘛!木兰江、木兰河,我们就还是按上千年来的称谓,自豪地再叫您一个又一个上千年的“木兰溪”!我们的母亲河“木兰溪”!

莆田木兰溪

莆田木兰溪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5-1 12: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网站地图|   

闽公网安备 35030402009042号

©2012-2013 Ptfish.org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闽ICP备13000092号-1
网上报警
郑重免责声明:莆田强势社区(ptfish.org)是非商业性网站,不存在任何商业业务关系,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免费分享的社区。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载内容。如有侵犯隐私版权,请联系纠正、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为网友转载出于学习交流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赞同其观点的真实性。
GMT+8, 2019-11-17 15:20, Processed in 0.455105 second(s), 41 queries,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Code ©2003-2012 2001-2012 Comsenz Inc. Corpor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