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797|回复: 0

[心情话题] 坐台小姐与我发生的故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12-17 16: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坐台小姐曾经是我的女友,坐台小姐多么难听的四个字,她们为了金钱可以放弃很多东西,贞洁在她的脑海里就是赚钱的工具,坐台小姐不只是陪喝酒,或是陪客人开心,更重点是后面发生的种种,然而赚到钱了,也是被自己慢慢挥毫掉,然后老了,就嫁人了,下面就看看这段有血有肉的故事吧。
  她外貌清纯,活泼可爱,谁能知道,她为钱出卖过自己的灵魂和肉体……
  阿海是个略带书卷气的男孩,他刚过25岁生日,来莆田不到两年。但发生在他身上的那段感情,令他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沧桑。“我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喜欢的那个清纯女孩,曾经是个‘小姐’!”他说自己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阿海自述:我是一家电脑公司的职员,学计算机的,因为有一技之长,我找工没别人那么困难,而且收入较稳定,应付日常生活完全没有问题。去年12月,我帮一个湖南老乡搬家,认识了19岁的阿雪,当时她给我的印象非常好。说起来我与阿雪所在的两个县距离并不远,很多风俗和习惯都差不多,口音也差不多。他乡遇故知,搬完家后,朋友请我们吃饭,阿雪的美丽和清纯,令我非常动心,她的眼睛长得特别大,而且性格特别随和,我们只要轻轻地说一句要什么,她就马上反应过来,跳起来去拿东西。临分手时,我问她要电话,她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约会了两个多月,她就答应跟我在一起。我还清楚地记得,今年3月20日那天,她正式搬到我的住处来。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因为我从没想过自己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想家里的亲朋好友知道了,也一定会羡慕我的。阿雪暂时没有工作,她说以前做文员,后来老板不好,她就不干了,想休息一段时间,以后有好的再做。我并不在意她是否有工作,我的工资还可以应付两人的生活,只要她要求不太高的话。但阿雪后来在家呆腻了,说要到莆田姐姐家小住一阵,顺便找找工作,我同意了,因为我不想太约束她,令她反感。
  一天晚上,我打她手机,没有通,有半个小时都在占线的状态,我有点不好的感觉,隐隐觉得她有什么事瞒着我。我后来打到她姐姐家,她姐姐吞吞吐吐地说,阿雪就在楼下,在跟人通电话。我突然觉得,我对阿雪了解太少了,她才离开几天,我就觉得她很陌生,包括她从前是干什么的,我一无所知。因为太在乎她,那晚我失眠了,我越想越不对劲,联想到她平日的言行,我的心里忽然不踏实起来。我从床上爬起来,用很巧妙的手法,撬开她带过来的小衣柜。平日里,这个小衣柜她总是锁着,不让我看里面的东西。没想到,不看还好,里面藏着的一本日记,对我而言,真是晴天霹雳,我现在还是不敢相信,她有过那样一段不光彩的经历!
  日记里很详细地记录了阿雪以前的生活,原来她有几个月在关外做小姐,先是在酒楼陪吃陪喝,后来在卡拉OK陪唱陪玩……她还有几个固定男友,有的年龄都可以当她爹了。因为上面有这些人的电话,我便试着打过去,但所有的人都说不认识阿雪这个人,并说自己从未交往过这类女孩。记得有一个人常打电话给她,她说是她的姐夫,后来我依着电话打过去,对方说没有一个叫阿雪的小姨子,于是我想阿雪是个假名,因为她以前也说过她喜欢用另一个名字。我越往后看,越觉得日记里的人跟与我生活了一个多月的阿雪相去太远,一个人为什么可以隐藏那么深呢?我跟日记中的那个女人不是一路人,那个女人的行为和心理活动令我觉得很恶心!
  我看完日记,只觉得浑身发抖,甚至哭出了声。我很想无声无息地消失,让她回来再也见不到我,找不到我,但又不忍心。因为日记的后半部分,她说很讨厌自己,她再也不想那样生活下去了。她还说,如果不是为了钱,她不会对那些讨厌的男人献媚……冲着她这点,我觉得阿雪并不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女孩子,如果我突然走掉,那她可能会绝望得再次走回头路。这样一想,我难以下决心离开。不过,一闭上眼睛,我就会想像阿雪曾跟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在一起的情景,感情上难以容忍自己接受一个被很多人玩弄过的女孩。
  我很矛盾,后来,我发了一个短信约阿雪回来,说我想好好跟她谈谈两人的事。
  阿雪马上从莆田赶回来。那两天,我装着没事一样,因为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偷看她的日记,另外我希望她写的是另一个人的事,而不是她自己的经历。我只是告诉她,我心里很烦,对两人的未来没有把握,是因为这次公司没有升我的职。
  有一天,我发现垃圾桶里装着一本撕毁的日记,也许阿雪感觉到我看过那本日记,所以马上毁掉它。我还是忍住没说,直至最后,我看到她手机通话记录里,仍有日记本上那几个男人的名字,便索性向她摊牌了。阿雪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我要为此离开她,她跪在地上,哭着求我原谅她,说那已是去年的事了,因为需要钱,她做了5个月的“小姐”。后来,她发现自己太委屈了,便决心从良,这时她正好认识了我。
  我对阿雪说:“我管不了你,我没有能力让你断绝与那些男人的来往!”阿雪表示,她不会再跟那些人见面了,只要不分手,她什么都愿意为我做。这些天,她真的变了一个人似的,在家做饭,洗衣服,事事迁就我,在家呆着等我回来。可是,上周她突然出去了一晚,回来我质问她去了哪儿,她说,是以前的一个老男人叫人给她送话费来了。我听了很生气,我骂她:“我就那么失败,连你的话费都供不起吗?”她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与对方的关系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没有性的交往。可是,我已经不太相信她的话了。
  阿海对阿雪用情很深,他还是很在乎阿雪的,那种心疼,就像对一个亲人一样。但理智上,他又相当清醒地认为,阿雪跟他是两类人,她不是自己要娶的那一种。他的妻子,不应该有这样的不洁历史。
  “可是,现在我是她的惟一希望,而且她也表示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我想,万一我决绝而去,她会很可怜的……”这就是日日夜夜煎熬着阿海的问题。不过,有一句话要提醒阿海,如果一个人拒绝改变,没有人能改变她,没有人能做别人的救世主,同情永远不是爱情。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网站地图|   

闽公网安备 35030402009042号

©2012-2013 Ptfish.org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闽ICP备13000092号-1
网上报警
郑重免责声明:莆田强势社区(ptfish.org)是非商业性网站,不存在任何商业业务关系,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免费分享的社区。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载内容。如有侵犯隐私版权,请联系纠正、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为网友转载出于学习交流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赞同其观点的真实性。
GMT+8, 2019-7-16 18:01, Processed in 0.326708 second(s), 41 queries,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Code ©2003-2012 2001-2012 Comsenz Inc. Corpor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