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712|回复: 0

[青青子吟]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心灵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6-6 14: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种生活一直是我的奢望,但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生活不是梦幻,而是已经部分实现了的理想。当年有一首歌很流行,大概歌名就叫《我想去桂林》,其中有这样的歌词:“我想去桂林啊,我想去桂林,可是有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人生总是纠结于矛盾之中,有时间的时候没钱,有钱的时候没时间。现在我有另一种看法,就是我们总是用非黑即白的思维来看待我们的人生,其实在黑白之间还有灰色地带,这地带也可能彩色的。最少我们得承认,灰也是缤纷人生不可或缺的一种颜色。

  网络上有句话很流行:“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总是给自己找了很多借口,羁绊我们的行程。但很多时候,这些借口只是我们懒散的托辞。没有时间?没有时间,我们还把时间大肆挥霍在游戏、聊天和吹牛等无聊之事?没有钱?难道旅行非得把自己塞进私家车狭隘的空间?免费的专任司机在动车上,在公交车上到处都有。
  想走就走,走了之后再回来,生活还是那样,不会因为你短暂的出走而改变,但你的心境或许因为这一走就有些许的改变。“想走就走”,其实也不是一种“冲动”,是从庸常生活中突然开启的另一种行程。
  我有过想走就走的经历,就比如去大金湖,去泰山,去观音山,那就是行囊里装着心情的行程。这不是从生活中逃逸,生活本来就没有那么沉重,走了就去走吧,脚在我们的头脑下,谁也没去、也不能绑架你。
  想起了一则禅宗公案。有位弟子向禅师请教:“老师,我怎么样才能得到解脱?”禅师反问了一句:“是谁绑住了你?”弟子问第二个问题:“老师,我怎样才能找到净土?”师父又反问了一句:“是谁污染了你?”弟子最后请教第三个问题:“如何才叫涅    ?”老师反问:“是谁把生和死给了你?”有时候我们不需要别人的反问,而是要反躬自省。没有什么忧愁可以污染我们,没有什么烦恼可以绑架我们,只有我们庸人自扰而已。
  所以说,有时候绑架我们的只是自己,那有形或无形的绳索。人有时需要回归自然,在率性旷达的造化中解开心结,望峰息心。窥谷忘反,那倒没必要,但一定要学会将走过的山水搬进自己的胸襟。人们说,所谓旅行,就是从一个你厌倦的地方到一个别人厌倦的地方去。旅行的真谛用王羲之的话来说,就是“游目骋怀”,在观赏风景的同时让自己的心情一路逶迤。城市里二氧化碳越来越多,但就旅游来说,就像我在一章散文诗里所写的那样:最好的负氧离子就是悠闲的心情。
  心悠闲了,你的人生也跟着闲庭信步了,即使在人头攒动的地方。
  写有关仙游风景的散文诗,最早应该是在2003年,当时莆田市举办全国首创的地级市文学节,仙游县有四大景,需要用诗意的目光来解读。仙游古人曾经这样赞叹仙游山水:“碧山如画溪凝眸,信是神仙此地游。”我曾经在九鲤湖与九仙共享一夜的松涛竹韵,在菜溪岩,头枕着窗外的水流声酣然入梦。虽然与诗意栖居的生活有一段的距离,但山水清音也因此成为我心灵旋律的一段乐章。
  2008年的时候,县里策划要出版“九鲤文化丛书”,我的任务就是给仙游风景照片配散文诗,用心灵去解读仙游风景的密码。风景,说到底应该是镌刻在心上的,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心上的风景”。为了解读仙游风景,我的心带领我的脚步,或者说我的脚步牵引我的心走遍了仙游的各个地方。我想用自己的情感和感悟来酿制一个人的风景。那些地方,大部分是周末时去的,比如仙门寺、龙华双塔,比如天马山,比如游洋的惠政桥和双峰。说是一个人的风景,其实是两个人一起走的,岁月总是改变人,至今回想起来,感慨万千。有一些人生就如风景一样,错过了就不能再回来。
  由于出版资金没有到位,这事一搁就是几年。这几年中,我在客山公园附近跑步,后来脚踝旧伤复发,就改为暴走了。没承想,却因此走遍了仙游县城。仙游近十年变化极大,县城有了一环路,再有了二环路,县城向东西南北各个方向全方位出击、扩展,仙游的新风景,如工艺博览城、国际油画城、石艺文化城、红木生态园、十里文化长街(紫檀街)等如雨后春笋一样不断崛起。蜚山兰水,红木飘香,古典与现代交相辉映。仙游风景也史无前例地有个大格局、大气派。
  仙游的风景本身就是矗立在大地上的一章章让人荡气回肠的散文诗。学者杨健民先生这样形容仙游风景:九鲤在研一池墨,麦斜在提一管笔,菜溪铺陈的也许是一张纸,满纸奔走的当是天马行空的千万年历史沉淀。仙游的风景不是散文,没有高山峻岭的气象森严,也没有大江大河的汪洋恣肆、气势磅礴,仙游有条流程108里的江,却很谦逊地被称为“木兰溪”。仙游风景也不是格律诗,有那么多的堂奥佶屈,它们随意潇洒,大多像徐霞客笔下的九鲤湖“微体皆具”,岩石“横架为室,层叠成楼,屈曲成洞”;水则“悬则瀑,环则流,潴则泉”;皆可坐可卧,可倚可濯洗,荫竹木而弄云烟。仙游风景的个性就在于顺性自适,洒脱超然,有点仙风道骨。
  古人由衷赞叹仙游是“东南之壮邑”。《仙    志》里称“莆甲七闽,分邑惟三,仙游又甲诸邑。” 南宋诗人刘克庄在《仙溪志序》中述道:“吾郡三邑,仙游最巨。”仙游的风景其实不需要这样的“广告词”,你只要去走走看看,心游、神游一番,自会有自己的见解,有自己的以山川为行列,心境为韵律的散文诗。大诗人刘克庄《游九鲤湖》中的诗句或许最能说明仙游风景的特点和观景的感受:“小脉皆成瀑,低峰亦起烟。莫疑成鲤事,能住即能仙。”能够真正把心放置在风景中,才是“仙”游。心闲即可登仙,心闲了,没有格外的负重,自然就能在美景中飘逸起来,体会一种飘飘欲仙的感受。
  前不久,莆田市公布了“莆田新二十四景”,仙游的风景占了三分之一。我们总是向往天边的玫瑰园,忽略自己窗前的玫瑰,比如九鲤湖,是大旅行家徐霞客所说的“福建三绝”之一,再比如仙水洋,建成后的面积将是白水洋的四五倍。我写《仙游风景与一百首散文诗》,一个目的就是提醒读者审视我们窗前的玫瑰。
  想走就走的旅行,不一定很远,风景就在你身边。心在路上,路上就有属于你自己的旖旎风景。□王清铭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网站地图|   

闽公网安备 35030402009042号

©2012-2013 Ptfish.org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闽ICP备13000092号-1
网上报警
郑重免责声明:莆田强势社区(ptfish.org)是非商业性网站,不存在任何商业业务关系,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免费分享的社区。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载内容。如有侵犯隐私版权,请联系纠正、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为网友转载出于学习交流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赞同其观点的真实性。
GMT+8, 2019-9-16 22:56, Processed in 0.466793 second(s), 44 queries,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Code ©2003-2012 2001-2012 Comsenz Inc. Corpor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