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48|回复: 0

国家的蛀虫,莆田的败类----王天贵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2-26 10: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政府:
8 L4 \' G6 A) i9 H  {! U& X
0 \3 N! X, M0 q% h/ m' u  我们是本区灵川镇东进村的村民(含相当部分的村民代表)? 近悉,东进村两委负责人违背村^的意志。在重大村务决策中, —手遮天,霸王施政,只有他一人讲了算数。已把承包给福建志 博渔业公司的座落在东进村滨海大道内侧650多亩的养殖池(不 包括旧垦1一-4号池)超低的价格(三千万元)断卖给莆田市南 开集闭。现我们村民对此提出抗议,并发表质疑??5 D* L% k' g5 N/ b
* T8 T# c, r" k# ^" i" o7 s+ [
  ―、2013年初福建志博渔业公司(法人代表吴志平)通过 公开招投标的形式,取得东进村滨海大道内側650多亩,每年租 金为82.9万元,租赁期二十年的经营权。这对全体村民来讲, 尤疑是一件坐享其成的好事。因为村民无需分文的投资,-年可 得到数千万元的收入。而且海水养殖池历经多年的经营、管理, 将大大增加地力。就是二十年租期届满,留给东进村民众的是一 份生产力无穷,经济效益极有潜在的650多亩的天然海水养殖 浊,也就是说将给东进村的村民留下可观的产业基地,怛村两委 主要负责人严重违反诚信原则,单方解除合同,不顾东进村的长 远利益,且如此重大,涉及村民切身利益的事务,不经村民大会 决议,只凭两委负责人说了算数。其中断卖的价格也是不经公开 的招投标程序,存在严重的猫腻与贪腐问题。% P) ~* [6 M& ~4 T' A! ~

, D3 p2 r  W' B8 E2 \  二 在我村全体村民,历经五年之久,投入数以万计的劳力与财力,日夜加班加点,建成了底宽八十多米,全长二公里计240亩土地面积的海堤线。这是东进村老一辈民众流血流汗的劳动结晶,同事也是东进村海水养殖及事海生涯。进出外海的必经之路,岂能让两委负责人逐卖江山呢?这岂不是砸了东进村民众的饭碗?断了东进村子孙后代的生计?6 E: r: z8 u( T' T

7 r$ c. r/ G6 W+ X  三、占海域私建码头,设沙场暴利归己。
) N  l3 y4 @3 ~7 |: C! d$ Z3 y) ]3 @6 H
  王天贵不但敢在海边防汛堤上建海景别墅,2012年间还公然侵占海域建起一个面基达上万平方米的沙场码头,他无须向有关部门办理审批手续,也无须交纳任何的管理费、税收,收入一律归于自己。从2012你那初沙场码头建成营运至今,光偷税、漏税一项就达六百多万元,这其中涉嫌逃税罪。这是税务行业以为资深稽查员最保守的预算。因为该沙场每年的吞吐量可达三十多万吨。贪官王天贵在一次宴请时举杯坦言:莆田市有360多万人,谁敢占海建私有码头,唯我王天贵也!$ c7 a7 s( }! h5 V" R9 x
1 C, {" ?$ A6 o0 l8 Y
  四、利用职权贩卖徒弟,大发横财二百余万元。7 O5 Y! T* n0 g

. _+ i& U; T+ t* g' d9 l- q. m5 P! w  2012年间,王天贵利用政府征地安置的机会,多留8开间的店面,每开间以27万元的高价向村民进行出售。该8开间分别被本村6组村民詹毛忠、7组村民詹国新各购买4开间,暴利216万元。但村务公开栏及财务上体现不出该216万元贩卖土地的款项落在何处?这八开间邻街的店面已盖起四层大楼。
, }  c0 f+ j; E0 A, y4 o5 \1 n$ [& X& w7 ^5 \* Z
  五、坑民办实事卖村道,破坏规划又堵交通。4 N$ O( I8 ~. g2 Q1 C* s  d
2 c* ~; o" V( s9 k% D0 ~: R
  2013年,东进村除村道水泥化以外,还规划一条从民众居住区通往笏枫公路4米多宽的村道。王天贵竟不顾群众的历史通行习惯,不但不扩宽改善,反而把村道路口的地皮以29万元的价格卖给本村15组村民黄添福盖房,导致村景规划破坏,部分群众通行受堵,这是王天贵任支书期间为民办“实事”的业绩。后来群众联民抗议、举报,城厢区政府在众怒难平的情况下才指令该房停建。但不肯指令恢复原状,给群众的生活、生产带来许多不便。更主要的给共产堂、政府的形象造成极大的阴暗面:党支书王天贵,你尽给群众带来祸害。* B+ G" m- k* X2 X
9 A) ?. C1 z8 I) c7 q
  六 金钱开道,骗取公路边十二开间店面批地手续。
6 L3 J. ~" E* O) d3 V; }7 N% f
5 n9 _( g: T. I6 t  暗中竞价,群众发现该批地手续纯属内外勾结。
  Y, E1 W( D' ?- c8 E5 b0 d
$ g4 B- @9 x( J0 D4 m4 Y  城厢区灵川镇于2007年已纳入莆田市城镇规划区,一般民众住房紧张的、住房特困户均无法得到批准。然而,2015年间,王天贵竟能把面邻公路的十二开间(每开间4米X16米)的地皮拿到审批手续,并进行暗中竞价。据群众向莆田市有关部门咨询,莆田市对民众盖房土地的审批并没有放松。那么王天贵何以能得心应手地拿到十二开间,而面积达近千平方米盖房土地的审批手续呢?只有一个办法:金钱开道,内外勾结。由于群众的举报,这块地已非法获取到审批手续的土地不敢兜售、开工基建。(间照片八)七。填防汛排水沟拟建房出售,殃及群众数百亩农田灌溉。
& j" H7 M2 A- y8 {$ c% L$ x  @2 w
  王天贵为民办“实事”的另一杰作是把本村一条数千里长、宽大五六米的防汛排水沟砌坡填土盖房,把历史保留的宽大六米的防汛排水沟填土堵死,破坏了排水体系。并在勾上筑拱桥达二十四米长可建六开间的房间。况且,拟建房屋的上面有几条电压达数千伏的高压电线横架,是属于高压电设施保护区,由于群众对王天贵只顾自身捞钱贪腐,不顾民生民计的恶劣行为向电力部门控告。目前该害民工程停工。但国土、水利部门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作实质性的处理。
4 y7 ?3 ~6 n; X. r: l' F4 W5 R# t( R0 a- t
  八、五百万拨款修建公园,四百万元余款不知去向。
2 T4 ]( T# g3 V, P1 x9 f+ h, {% o6 f' v) O5 Y: Q4 \
  城厢区有关部门为了落实上级建设新农村的号召,拨款五百万元给东进村建一个娱乐性的公园。但王天贵不在群众居住区附近选址修建,方便群众的休闲娱乐。而是选在远离群众居住区、靠近海边的偏僻处修建了一个设备简陋的小型公园,载上几棵树,盖了座厕所,再也别无他物。据行家测评,这些造价充其量不超过一百万元,而另外四百万元的余款只有王天贵知道。我们恳求有关部门对此进行审计,定能查出贪腐端倪。
( n& b9 h3 S- G; S, e
2 p3 N1 t$ p$ u- g  九、福夏高速公路途径灵川镇东进村,由于数百亩农田的灌溉渠被拆,需建一座新桥,群众才能进行正常的生产、生活与同通行。但王天贵领到上级建新桥的拨款380多万元后,迟迟不肯动工。照样用旧桥通行,给群众带来极大的隐患。可是新桥款却被王天贵蚕食殆尽。
3 r- n: v- m4 y1 e7 [
; J; B* W$ O4 a7 D, z2 \4 B5 K  十、王大贵虽说担任村支书,工资也只有千来元,他却拥打五处房产,即原旧住址、海景房别墅、城厢区万达广场的店铺与套房及另一处秘密去处,夫妻各拥有一部高级轿车,还有近万平方米的私有油码头以及未开工的十年来间,宅基地,据测,他的资产已超亿元,群众请求对这种巨大来源不明的财产是值的严查。
, R, X" K+ U. s  e
9 `4 \" `1 B& P7 X  十一、披着村支书的外衣,干尽黑社会的勾当。
) {2 r1 m9 ~) C1 R, }" r9 b: l, }5 M( W- Y8 K6 r2 b
  2015年丨2月9日晚7时许,村民郑文坤打电话给村支书王天贵,反 映本村洋尾路^有近千米长、数百盏路灯长达半年时间不亮,严#影响 村民的夜间通行。但王天贵听到这种不是恭维、而是提意见的话^即记 恨在心。他于当晚1丨时25分左右,打电话叫郑文坤到笏枫公路旁的贵 龙轮胎厂商谈路灯之事。当郑文坤应约前往时,遭到一帮素不相识的打 手围困殴打,直至郑文坤被打晕倒地,这伙打手才扬长而去。" \0 c$ Z( F1 r4 Z& p# a5 ^
! g4 M. }' l" G' o1 J
  当郑文坤到灵川派出所报案时,王天贵又指使十多人打手到派出所大门口拦截聱车,阻止值班民警运送郑文坤到卫生院包扎治疗。可见这伙人已经到了目无法纪的极点。后来,附近的一个治安探头,清楚地录下王天贵在黑暗中打电话指挥打人的镜头。但遗憾的是灵川派出所所长陈慧扬却以“你被谁打的也不清楚”为由,近一年不肯立案侦查。派出所大门口的监控探头同样记录这伙打手的相貌特征资料,值班民警同样可以证明这些事实。但派出所陈所长却不相信公安设置的探头。他是相信什么呢?只有整叠整叠的钞票。俗语说:钱能通神。当今钱能通官是活生生的事实。7 v" i! }$ E8 I* O% _
+ i5 A4 |: |* \; d. @7 M6 a. x; K
  十二、2016年10月28日,村支书王天贵不顾全体村民的意向,不 经村民大会决议,擠自主张单方撕毁与福建志博洚业集团签订二十年承 包海水养殖池的协议,并以超低的价格把650多亩的海水养殖池断卖给 莆田市南开集团。而且断卖的价格也是不经有关部门评估,是王天贵及 村主任与南开集团暗箱操作而定的。如此的做法,从S前来说直接砸了 东进村村民的饭碗,从长远的利益来看,是地地道道断送了东进村子孙 后代的生计。而中饱私幾的只有王天贵及村委个别人。如此重大的贪腐 行为,恳请上级匡扶正义、除恶务尽。% C  F, p5 ?- @. F( x5 v% w" g
% L2 s# P& }7 s- u- _( T5 h
  总论:王天贵虽说是村官,但经他苦心经营十来年来,有市、区一 些部门的保护伞,更有市检察院一副检察长及公安派出所陈所长等的代 言人,这是红道部分的、黑道有?呼百应的打手、恐怖分子。
% e" G+ n+ z7 w$ a/ L1 y
/ ~$ J4 X* [. G4 x% ~  我们今日再次向上级反映,望能解脱民众于新型的三座大山之压迫, 认真切实地进行反贪败的斗争,净化政治空气,改善民众生活环境,还 共产党的一个光辉形象。, P; r& h; b0 O* {9 e

& p/ G( Y4 J! J$ u- p  特此再次举报。
8 `, y7 w8 H4 w' o1 A
6 r, s$ j/ |1 H5 U  Z5 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网站地图|   

闽公网安备 35030402009042号

©2012-2013 Ptfish.org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闽ICP备13000092号-1
网上报警
郑重免责声明:莆田强势社区(ptfish.org)是非商业性网站,不存在任何商业业务关系,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免费分享的社区。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载内容。如有侵犯隐私版权,请联系纠正、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为网友转载出于学习交流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赞同其观点的真实性。
GMT+8, 2020-3-28 23:22, Processed in 15.305030 second(s), 38 queries,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Code ©2003-2012 2001-2012 Comsenz Inc. Corpor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