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063298|回复: 1

[网友爆料] 说说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的女人,精彩对白遥不可及却近在眼前,二十块涨到三十块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15 23: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从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了解到现在绝大多数小姐都由鸡头控制,每次交易最低至20元。老板(指有房子的人)不养“小姐”,鸡头不上街拉客。“小姐”都是异乡客,嫖客均为本地人。“女朋友”卖淫赚钱养活“男朋友”,鸡头开着跑车巡视市场。莆田单面街女人直击福建莆田单面街“人肉超市”,所见所闻,令人振聋发聩。
  上回新闻说到,莆田女人和黎苗双双患上艾滋病后,毅然站出来举报肖永亮等人的犯罪行为,自费万余元跨省万里追凶,新闻中反复提到的福建莆田市单面街,是她们姐妹俩开始噩梦的地方,也是她们坚持认为患上艾滋病的地方。
  那么,单面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与别的地方相比,这个被称为“人肉超市”的所在,到底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还有多少少女仍然在火坑里卖笑苟且?当地相关部门是否对这些情况熟视无睹?
  3月6日起,在莆田女人的帮助下,法制周报莆田单面街女人开始了为期数天的暗访,所见所闻, 远远超出了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的想象所及,令人振聋发聩。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情节(一)

  雨伞下那些四顾的眼睛
  ——出场人物:叫客的“老板娘”们
  3月6日傍晚,福建省莆田市,小雨。
  十字街西口的门楼下,打伞的或不打伞的人们,急匆匆地从门楼下穿过。穿城而过的小河,浅浅的河面上,不时冒起被雨水击打后的水泡,整个城市即将安静地进入到暮色中去。
  但有一些人,这个时候会是最忙碌的时候。
  “要土车不?”很多单身男人或结伴而行的男人们,将会从迎面站立的女人们口中,听到或热情,或殷勤或懒散,或随意的问候。
  即使有莆田女人陪同,莆田单面街女人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土车,就是玩小妹的意思”,见莆田单面街女人茫然,莆田女人介绍说,也不知道这个词的来历是什么,但当地人都能听懂,如果你反问是什么意思,“老板娘肯定就会改用普通话对你说,要不要玩小妹?十七八岁的。”
  “你反问,就说明你是外地人,她们就会直接告诉你。”
  十字街西头的门楼上面,是中国农业银行一个支行的办公场所。门楼下面的过道,透过两座拱桥,连通着城区的一个主干道。中间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小花坛。四五个四五十岁的中老年妇女,倒提着雨伞(其时雨已稍停),站在临街一面的拱桥石阶上,不停地对擦身而过的男人们,吆喝着“土车”。
  十分钟后,莆田单面街女人和莆田女人穿过门楼来到十字街与单面街交汇的地方,这里,打伞的女人们更多了,“带着伞,站在这里那里不走的人,都是老板娘”,莆田女人说,这些人都是在附近有房子的人,至少也是租了房子的人,她们每天的任务,就是将客人叫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然后,根据客人的要求,再到鸡头那里去找小姐,只要客人需要,她一次可以带四五个人来给你挑。
  “每做一次,她收房费十元,另外的钱,她们基本上不过手,由小姐自己收后带回去给鸡头”,莆田女人说,有时,鸡头们就在楼底下等着,小姐们是藏不了钱的。
  “你现在所看到的房子,基本上都是做这种生意的”,莆田女人说,真正的单面街,就是这几栋房子中间的一条过道,但很多人都习惯将这一大块都叫作单面街,“胜利路以北,南门路以西,十字街以南,门楼以东这一片,由于有很多家房子里都做这种生意,所以别人一说单面街,指的就是这些地方。”
  南门西路某超市业主,在莆田单面街女人前往其店铺购买电池时承认,其铺面所临街道,真实的名称是“南门西路”,而当莆田单面街女人在之前问及该街道的名称时,他的回答是“单面街”。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莆田单面街女人分别在不同的时间,来到莆田女人所说的上述区域的入口处,均看到了“拉土车”客们的身影。
  3月7日7时许,小雨。十字街与南门路交叉处南北两个街角,各有三五个“拉土车”的妇女,年龄在四十岁左右。
  往南几十米,某宾馆南向的一个小巷口(此巷口可以通到单面街),有两个妇女在叫“土车”。
  3月8日,上午10时许。胜利路北向南方大酒店西头入口处(此巷口直接通单面街),四五个带雨伞的妇女,在向过往行人打招呼。
  3月9日下午4时许,南门西路与胜利路交汇处,四五个中青年妇女,在雨中招呼“土车”。
  “其实,不管你任何时候到这里来,都会有人拉客,老板娘们只要有时间,就会出来的”,莆田女人说。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情节(二)

  “小姐们”的坏脾气
  ——出场人物:被侮辱和损害的女孩们
  为了进一步了解单面街上那些被骗过来的女孩们的遭遇,在事先与莆田女人约好的情况下(关于莆田单面街女人与当地警方的接触,后文会有交待,莆田单面街女人注),莆田单面街女人几次随老板娘走进了单面街里的几户人家。
  3月7日傍晚,在南门西路的一个招客点,莆田单面街女人随一位中年妇女,走进了她的家中。
  “这都是你自己家的房子啊?”莆田单面街女人问道。
  “是啊!”老板娘说。
  “我们的房间是最干净的,你放心在这里玩好了”,老板娘问,这里的小姐,有四十的、五十的、六十的、七十的,你要哪一种?
  “七十的是什么样的?”莆田单面街女人问。
  “七十的,是最好的,十五六岁。”老板娘说。
  莆田单面街女人随着老板娘来到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前,一张单人床上,铺着灰暗的床单,一床并没有完全叠好的被子,摆在上面,右边的空档(其上应为上四楼的楼梯)上摆放着一台电视机。
  房间里弥漫着一种腐朽的霉菌气味。
  莆田单面街女人以条件太差为由,离开了这家店铺。后面传来一声恶骂:“神经病!”
  刚出门不久,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热情”地将莆田单面街女人引到她家门前,然后交给一个年轻妇女,长相颇为秀丽的年轻妇女,身边还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看得出,这是一个三代之家。
  年轻妇女将莆田单面街女人带到二楼靠北边的一个房间。见莆田单面街女人说普通话,她便又一次介绍起单面街的服务项目来。莆田单面街女人提出,不必在房间里等,就到楼下的坪里等。实际上,莆田单面街女人是无法忍受房间内难闻的气味。
  几分钟后,一个穿黑衣服的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来到她家,径直走到门道里边。
  “这个怎么样?”年轻女老板问。此时,黑衣女孩态度冷淡地望着远方,并不瞧莆田单面街女人一眼。
  “你好!”莆田单面街女人对黑衣女孩说。
  不理。
  考虑到从这个女孩口中,难以了解到真相,莆田单面街女人提出需要再看看为由,离开了这户人家。
  “神经病啊,耽误人家时间”。
  恶毒的咒骂声从那个秀丽少妇的口中,追骂着已经走远的莆田单面街女人。
  3月8日中午12时30分,单面街核心区。
  在东西向过道的南北两端,各有数排矮座椅,十多个女孩静静地坐在那里,有的在说话,有的在“思索”,而两栋南北向的房子中间的南头入口处,也有三四个女孩坐在一起。
  这个时候,是“土客们”来得最多的时候,也是女孩们一天中最忙的时候。
  一个穿红衣服的三十岁左右妇女,来到莆田单面街女人面前。
  “这么多女孩,随便挑一个?”
  “什么行情?”
  “70元。”
  在走进这个妇女的家中时,莆田单面街女人说道,“不是都只要60元吗?”
  “那你一个多月没有来了”,红衣女子说道,“去年是只要60元,但过年的那一天(很多鸡头为了控制受害女孩卖淫,连过年都不让孩子们回家。莆田单面街女人注),鸡头们涨了十元钱,这以后就没有降下来。”
  “他们要涨,我们也没有办法。”
  在上楼前,红衣女子执意要莆田单面街女人先将她的10元房费付了。随后,她将莆田单面街女人带到三楼,要莆田单面街女人在这里等。
  “挑谁?”红衣女子问。
  “都可以叫吗?”莆田单面街女人说。
  “那些都是鸡头们带的,随便叫哪个都可以来。”
  “‘小姐’的钱给哪个?”莆田单面街女人随口问道。
  “你交给‘小姐’。她们都是有鸡头带的。至于他们怎么结帐,我们不知道。”
  不久后,红衣女子先后带来两个女孩。一个是自称来自湖北的单瘦女孩,红衣女子介绍她时说,这是刚来的,脾气好一些。莆田单面街女人借故推辞后,又叫来一个穿白衣服,年龄大约在二十五岁左右的女孩。
  “你是哪里的?”莆田单面街女人对白衣女孩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白衣女孩子显然没有好脾气。
  “多大了?”
  无语。
  她推开老板娘指定的三楼一间房门。里面浓重的烟味,几乎要让人喘不过气来,遍地的烟头和方便面盒子,还有槟榔渣子,以及床上零乱不堪的被子显示,这里有人刚刚在这里做过不堪勾当。
  当莆田单面街女人试图再和白衣女孩进行交流时,白衣女孩没好气地说,“你到底做不做?”
  莆田单面街女人借口烟味太重,下了楼。下楼后,白衣女孩对红衣女子说道,“他嫌你们家烟味太重!”
  在这几次暗访中,莆田单面街女人试图走进受害女孩们的内心世界,都宣告失败。
  “她们一般是不会跟客人们说什么的”,莆田女人说,她们知道,跟客人说了也没有什么用,鸡头知道了,反而会被打。
  “她们一天要完成那么多个点,就象一架机器一样,怎么可能会有好心情陪客人说话”,一位自称是莆田市新度镇某企业的当地人士对法制周报莆田单面街女人说,“在那里做事的女孩们,普遍脾气不好!”
  但正是偶然的一次与客人聊起自己的遭遇,才让莆田女人和黎苗有幸逃脱苦海。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莆田女人两姐妹的经验,实在值得这些女孩们借鉴啊。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情节(三)

  开着红色跑车巡视“市场”
  出场人物:鸡头
  3月7日下午3时许,莆田单面街女人和莆田女人走在南门西路的街面上,一阵汽车鸣笛声传来。
  正在莆田单面街女人好奇的当口,一辆红色已经驶到莆田单面街女人所站的位置,从驾驶室里伸出一个脑袋来,似乎要跟谁打招呼。
  一分钟后,车子慢慢驶过。
  “这个人我认识,是这里的鸡头,四川的。”莆田女人突然对莆田单面街女人说。
  “鸡头都买上车了?”莆田单面街女人诧异道。
  莆田女人回说,“他有十多个小姐,在这里很有势力。”
  “这里好多鸡头都有车”,莆田女人说,单面街上的“小姐”,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很少有本地女孩做这一行”,最多的是四川和重庆,此外,湖南、湖北,山东等地也有。
  “鸡头们一般都带四五个小姐,多的,有上十个,专门雇人管理。”
  “有时候,鸡头还和自己带的女孩子发生关系,因此发生两公婆吵架的事,时有所闻”,莆田女人说,一般情况下,鸡头都是两口子一起做,有的鸡头与自己带的女孩发生关系后,被老婆知道了,就会打架。
  据莆田女人介绍,曾经有一次,一个鸡头和自己所带的女孩发生关系后,两人好上了,结果,鸡头将老婆“休”掉,与女孩同居。“那个女孩便帮他管理下面的其他女孩。”
  在控制女孩卖淫为自己赚钱的方式上,鸡头们一般的做法,都与莆田女人和黎苗所遭遇的情况都差不多,“主要是控制人身自由,没有经济权利”。但还有另外一种形式,也大量出现在单面街的鸡头中。
  “这些人都是以谈朋友的形式出现”,莆田女人说,很多年轻的男孩子,带着女朋友到这里来卖淫,那些女孩有一部分是心甘情愿的,“他们总有办法让她们离不开他们。”
  据莆田女人介绍,这些男孩大多长得比较帅气,而且年轻英武,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以谈恋爱的形式出现。“在谈恋爱的过程中,男孩子对女孩子家的情况掌握得一清二楚,不仅知道她住哪里,家里有些什么人也知道”,到后来,就在胁迫中被带到这里来卖淫,由于女孩的家里情况都被男的掌握了,加上有些女孩子又确实喜欢他们,所以很多女孩子便自愿在这种地方赚钱,交给男朋友。
  在胜利街南面,有一个桑拿中心。莆田女人对法制周报莆田单面街女人说,2005年,她还没有从这里逃走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她就曾亲眼看到,很多男孩们在桑拿中心的楼下吃夜宵,而他们的女朋友,当时正在楼上的桑拿中心陪客人。
  “这些男的,你一看就知道,他手里有没有女孩:穿得洋气,头发也怪,基本上每天都出现在这里。”
  “他们是在真正谈恋爱吗,是不是也有结婚的?”莆田单面街女人问道。
  “不可能!那些男的,都是故意利用女孩子们的感情,到这里赚钱的。”
  莆田女人说,这些人,有时候还不只一个“女朋友”为其赚钱。“我就曾听说过,有一个男的,每天晚上都有三个女孩子陪他睡觉。那些都是他的‘女朋友’,但都不可能结婚的!”
  “男的一般都在二十五六岁左右,女孩则一般都不超过二十二岁。”
  与鸡头和小姐们基本上都来自外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前往单面街的嫖客,基本上都是本地人。
  “他们中既有十七八岁的青少年,也有五六十岁的老人”,莆田女人说,单面街以低价著名,来这里玩的,什么人都有,一方面,价格低可以吸引很多做工的人来这里玩,另一方面,这里的女性都很年轻,有的还算得上漂亮,因此,也有不少有身份的人来这里玩。
  “我们从来不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也不会主动说”,莆田女人说,客人们到底是干什么职业的,其实双方都不关心。
  前述新度镇的当地人士对法制周报莆田单面街女人说,单面街在莆田包括附近的仙游县,基本上没有人不知道。
  3月9日,在从莆田新汽车站回住宿的宾馆时,莆田单面街女人随意坐上一辆当地很普遍的小三轮摩托车。车主是一个腿有残疾的三十岁左右男子。据他介绍,单面街的名称来历可能缘于这条所谓的街,背靠一条河,只有一面是街。“以前这个地方有一个大的汽车站,流动人口多,所以慢慢地就形成了今天的‘特色’。”
  他坦言,自己虽不经常去,但偶尔也去玩。“那里便宜,最低的20元就可以了。”
  在沟底街14米路做服务员的当地人士李女士说,二十多年前,她还是站里的检票员时,就已经有人在那里从事色情行业,“现在,我都有四十多了,那条街应该也就存在有二十多年了。”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情节(四)

  “我没时间接待你”
  ——当地警方拒绝接受采访的困惑
  3月5日下午,莆田女人来到莆田市城厢区风凰山派出所所长莆田男人的办公室,要求了解肖永亮等四人的抓捕情况时,莆田男人在没有了解莆田女人身份的情况下,回说,“这个不能告诉你!”
  随后,莆田单面街女人告诉莆田男人,来者正是该案的受害人之一莆田女人时,莆田男人说,要她找办案警员吧。
  莆田女人对法制周报莆田单面街女人说,负责承办该案的吴煌辉对她们姐妹俩的态度还可以,但其他警察的态度让她难以接受。
  在莆田女人的要求下,第二天上午,吴煌辉开着一辆面包车,停在南方大酒店前坪,与莆田女人见面(相关情况见有关追凶的后续报道)。
  莆田单面街女人随后亮明身份,表达采访意图。
  吴煌辉说,要采访必须通过所里领导,与莆田女人谈的一些情况也不能随便见报。
  但吴煌辉承认,单面街存在色情服务的情况,不是近年出现的,“以前这里有个汽车站,流动人口多,汽车站搬走以后,就少一些了。”
  “今年比较少,去年多一些,前年就更多了”,吴煌辉说,我们加大了打击力度,每天都有巡逻车从这里经过,今年的前两三个月,搞了一次行动,抓了二十多个鸡头。“这些鸡头全国各地的都有,重庆比较多。”
  在前述便河边的一个宣传栏内,法制周报莆田单面街女人注意到,风凰山街道南门社区的警情通报栏内,有关治安警情通报中写道“1-2月份风凰山派出所查处卖淫嫖娼5起”。
  对于警方的这次通报,一位正在这里散步的当地老人质疑道,“这个地方每天都要发生多少起(卖淫嫖娼)事件,你只要去看看那些拉客的人就知道了,你想想,老板为了区区十元钱,就敢明目张胆地在大街上拉客,要查处他们那不是很容易吗?两个月只有5起,你能相信吗?”
  吴煌辉承认,我们打击了,但不可能搞干净。
  3月7日8时许,莆田单面街女人致电莆田男人,表达希望就单面街的整治问题进行采访的意图。莆田男人称,要稍后联系。
  下午2时10分,莆田单面街女人来到风凰山派出所。一位自称姓蔡的民警,正在警员值班室内玩斗地主,当莆田单面街女人表明,是上午在与郭所长联系过后,来进行采访的莆田单面街女人,并出示莆田单面街女人证的情况下,该蔡姓警官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游戏,并以当时是中午不便打扰领导为由,拒绝为莆田单面街女人联系莆田男人。
  2时40分左右,莆田单面街女人拨通莆田男人的电话。响铃后不久,对方传来已关机的提示音。此时,
  该蔡姓警官仍在“斗地主”,但告诉莆田单面街女人,姚指导员(从该接待室的宣传栏中,该所教导员一栏的名字为姚美桑)在四楼,他是今天的值班领导(当天为星期六),你上去找他。
  莆田单面街女人随后来到四楼,在挂有教导员牌子的门前敲门,久无回应。下楼后,莆田单面街女人将这一情况告诉蔡警官,蔡警官说,“他是值班领导,不可能离开办公室。你再上去看看。”
  莆田单面街女人再次登楼,敲门,依然毫无响应。下楼后,莆田单面街女人拨通了姚美桑的电话。
  “我没时间陪你,我没时间接待你。”电话接通后,似乎早就知道莆田单面街女人身份的姚美桑在电话那头说。
  莆田单面街女人说:“您知道我要采访您什么吗?”
  姚美桑:“知道。”
  “您是拒绝采访?”莆田单面街女人说。
  “对呀,对呀。”姚美桑说。
  由于莆田男人和姚美桑的拒绝,莆田单面街女人试图对单面街长期以来存在色情活动以及该所的打击整治情况进行了解的努力,无果而终。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莆田单面街和荔枝公园女人


发表于 2015-5-17 23: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播啦最新电影、电视剧及动漫还有你懂得一网打尽,推荐:kuaibo.la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网站地图|   

闽公网安备 35030402009042号

©2012-2013 Ptfish.org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闽ICP备13000092号-1
网上报警
郑重免责声明:莆田强势社区(ptfish.org)是非商业性网站,不存在任何商业业务关系,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免费分享的社区。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载内容。如有侵犯隐私版权,请联系纠正、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为网友转载出于学习交流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赞同其观点的真实性。
GMT+8, 2018-11-14 23:10, Processed in 0.459954 second(s), 40 queries,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Code ©2003-2012 2001-2012 Comsenz Inc. Corpor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