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692|回复: 0

[其他话题]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1-2 20: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2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2

* o7 s3 z! V& D% A  中国古代妓女最喜欢的五种嫖你知道那几个吗?都说婊子无情,只爱钱,只要有钱,人人皆可染指,所以,又称婊子为公共厕所。这话儿不假,但只对了一半。人家把娇躯奉献出来,图个啥?不趁年轻时候赚个盆满钵满,等到人老珠黄的时候,哭都来不及。可凡事总有个例外,就好比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假如这只王八不吃秤砣呢?古代妓女偏偏就有“不吃秤砣”的,她们选择客人有自己的喜好。据赵炎统计,古代妓女最喜欢的客人不外乎以下五种。
$ P: h; F( N7 W$ g% ]1 T) A  首选的自然是皇帝大人。像宋徽宗这样的风流天子,千年才能等到一回。李师师等到了,所以,李师师青史留名了,成为千古第一妓,婊子大姐大,钱也没少赚,这就叫运气。于是,在妓女世界里,便有了一个梦,一个人人都爱做的梦,那就是能够某一天在床上碰到皇帝陛下。% X1 F1 O" j- Y" `8 u! K  k
  明朝皇帝朱元璋自己开妓院当老板,妓女们似乎要圆梦了,遗憾的是,朱老板从不光顾妓院,这就没办法了。当然,机会还是有的,毕竟后面还会出现几十位皇帝。风水轮流转,明年上我床,妓女偏不信这个邪。
: K" P/ v! m$ l% }! q  据野史记载(注意野史这个词),正德皇帝朱厚照就有这方面的嗜好,不过,他亲自莅临的时候少,更多的时候,是安排人偷偷把妓女接进宫来嫖。由于保密级别太高,得到皇帝雨露滋润的某妓女没有被狗仔队曝光,芳名未显,估计赚的钱再多,她也觉得窝火,白高兴了一场。现在看来只能说她运气不好。比她晚些时候的陈圆圆,运气就好得多,不但见到崇祯皇帝圆了梦,还身价倍涨,俘获了一代枭雄吴三桂的心,由此改变了历史走向,大大的火了一把,这恐怕也是她始料未及的。, r, m5 e: g3 G) E4 {; Q  K
  清朝有个同治皇帝,爱逛八大胡同,《清史稿》明明白白写着的,咱可没冤枉他。这下子,妓女们别提多高兴了:姐妹们,加油啊,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她们简直是未卜先知,后面确实没几个皇帝了,光绪、宣统,再加个袁大头,多乎哉?不多也。眼看着某妓女要靠着同治皇帝这棵大树摇身变凤凰,谁料想安全措施没做好,皇帝染上梅毒死翘翘了,某妓女梦是圆了,不过,不是好梦,是噩梦。
3 p: ?$ X9 ?# @+ k: z  其次是喜欢知名人士。皇帝一二十年才出一个,名人却像两条腿的蛤蟆一样不难找。古代的名人,大多为风雅之士,他们饱读诗书,下笔成文,俗称才子。妓女喜欢才子,多为演绎风流佳话故,佳话成,则艳名播,银子也就有得赚了。
8 h8 x* p* C0 G8 Y3 U! P- \  看看负有盛名的秦淮八艳,其中就有六位是傍才子混出来的。顾横波与龚鼎孳,董小宛与冒辟疆,柳如是与钱谦益,李香君与侯方域,卞玉京与吴梅村,马湘兰与王稚登。常说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个好女人,然而,历史上但凡混出名堂的妓女,身后总有一个甚至多个有名气的男人,这就是名人效应。名人一般都不穷,多多少少还有一些话语权,他们不用互联网,单凭诗文也能包打天下。0 f2 ]: ~6 Q' s' i3 w. V, b
  宋代的柳永是个才子,也是个名人,但他没有钱,也颇受妓女喜欢。当时妓女间流行一首歌谣:“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妓女们对柳永当真是爱如潮水了,有的免费上床,有的甚至还倒贴银子。柳永之所以比皇帝还吃香,是因为他能写歌词,随便写写,就能成为流行歌曲。这就好比如今的演员离不开名导演,歌手离不开金牌词家一样,妓女要想在青楼混饭吃,傍上柳永这样的“奉旨填词”第一牛人,就不愁没有原创歌曲,更不愁招不来客人。
6 }7 J& a" I4 Z5 p, b$ T  第三是喜欢官僚显贵。这些客人手里有权,当然也有钱,既可充当保护伞,又有现实利益。比如,唐朝的薛涛,如果不是混在节度使韦皋家里,哪有机会展露绝世姿容和敏捷的才思?可以说,薛涛的一举成名,不是诗人元稹之功,而是得益于韦皋的大力推介。
+ a/ s8 P$ `9 l  d  O5 a  妓女跟着官僚混生活,一般来说,聪明者是不会把钱挂在嘴边的,因为钱终究不成问题,问题在于能不能混出名堂。比如,能不能混个小妾做做,或者干脆再退一步,能不能做个二奶、三奶、数奶什么的,养在外面,不要名分也成啊。
. a: _& l* e4 d/ v6 t& c, M8 G  实际上,混出名堂的妓女真的还不少,历朝历代都有,今天当然也一样。唐宋时代就不说了,妓女太嚣张;明清时代也不说了,官僚太强悍。单说元朝,妓女翠河秀被石万户置之别馆,顾山山为华亭县长哈拉不花置于侧室,诸暨州同知达天山娶妓女李真童为妾,她们都取得了“合法身份”;妓女刘惜婆被赣州监军全普庵拨里包为二奶,没有变成小妾,很是失望。但她比珠帘秀要好一些,珠帘秀同时兼职多个“二奶”身份,与著名剧作家兼导演关汉卿过从甚密,同时往来的还有翰林学士卢挚等等,在朝野上下周旋,到最后也没混出个好来。3 h1 K" e" L* P8 X/ \4 a( L3 H
  第四是喜欢英雄豪杰。所谓“时势造英雄,乱世出英雄”,选择英雄,一要有眼光,会看人,看准人;二要敢于投资,特别是乱世,要敢赌一把。所以,赵炎认为,妓女只要具备了这两个条件,想不出名都难。
4 i' E2 q. ^2 `* i- W  曹操的第二个老婆卞夫人,是妓女出身,认识阿瞒的时候,她才二十岁,就具有了过人的眼光。阿瞒当时很落魄,处于逃亡途中,卞夫人跟着他东跑西颠,没过几天好日子,仍然坚持了下来,最后得到了魏王后的封号,算是功德圆满了。8 q4 Y  U& m- k  q, r" Y! w* z  `
  宋代著名抗金将领韩世忠,也有过一段落魄的时光。他在不得志当低级军官时,有一天按耐不住青春的冲动,去嫖了回娼,坐台的是一位与众不同的风尘女子,艳名梁红玉。梁红玉一眼就看出这位韩兄弟是不凡之辈,心甘情愿地嫁给了他。请注意,梁红玉就具备有眼光和敢赌的特点,所以,她成功了,在后来著名的黄天荡大战中,夫妻二人均名扬天下,梁红玉还被朝庭加封为“杨国夫人”,从妓女到朝廷诰命夫人的转变,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u+ d" }0 S, J" p; W* H: J5 e7 _3 }
  熟悉民国历史的读者,应该会知道,袁世凯的九位小妾中有三位来自妓院(大姨太、六姨太、八姨太),其中大姨太就非常了不起。袁世凯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但也该算是一代枭雄的。老袁身材短小,体态臃肿,读书不多,屡试不中,自难风雅,一直十分消沉,感觉这辈子没多大希望了。是这位大姨太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不断地鼓励,老袁才重新打起精神来拼出路。0 e# Z2 W. z' z9 z. C3 j
  第五是喜欢良善之人。这种男人不好找,德行好坏,一下子还看不出来,需要通过交往才能知晓。
/ @& W8 M  `3 S6 n$ c  妓女选择老实忠厚的客人,一般既着眼于眼前,又留有后着。眼前的事情是,老实人至少不会摧残自己,接待起来容易得多,若是碰到虎狼之人,这一路陪下来,不死也得丢下半条命,弄不好还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致使终身残疾。比如,明代青州府就有过一位名叫红花的妓女,被嫖客折磨致死的例子。后着就是为从良做准备,毕竟做妓女吃的是青春饭,年纪大了得寻个依靠,嫁人当嫁良善之人,这是大多数妓女的心思。
2 ?5 |: a3 F+ m- o; d4 [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几乎是家喻户晓的。小杜姑娘看李甲似乎还不错,挺忠厚的一个人,就陪睡,还管吃管喝,用自己的私房钱为自己赎身(注意这句话),计划嫁给李甲做老婆,从此过上幸福的正常夫妻生活。可是,李甲这小子实在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在赵炎看来,小杜姑娘明显属于遇人不淑。到头来,“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薛涛《池上双鸟》)只能是一场梦了。
. D; m7 \+ X! y7 ?  d9 [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1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1
' v9 ~6 S) W7 M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3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3

% L9 a8 q7 L3 ^0 b: z* [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4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4
, J7 E4 S0 z4 m5 t: A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5

你不知道的中国古代妓女最喜爱的五种男5
; T2 c1 z; ~; M7 Z  A8 L& q, n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网站地图|   

闽公网安备 35030402009042号

©2012-2013 Ptfish.org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闽ICP备13000092号-1
网上报警
郑重免责声明:莆田强势社区(ptfish.org)是非商业性网站,不存在任何商业业务关系,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免费分享的社区。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载内容。如有侵犯隐私版权,请联系纠正、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为网友转载出于学习交流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赞同其观点的真实性。
GMT+8, 2019-9-15 20:29, Processed in 0.482059 second(s), 46 queries,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Code ©2003-2012 2001-2012 Comsenz Inc. Corporation
返回顶部